专业建站系统 - 打造最好的网站内容系统!

http://www.hdwhgs.com

当前位置: 青岛热点 > 教育 > 媒体融合与“课堂革命” 媒体融合与“课堂革命”

媒体融合与“课堂革命”

时间:2020-09-13来源: 作者:admin点击:
来源:《教育传媒研究》杂志【内容摘要】随着主流话语层的大力提倡,“课堂革命”已经由学术视野进入更广阔的公众视野,成为整个教育界乃至整个社会都关注的一个公共议题。本文从传播学的视角指出了传统的课堂知识传播存在的五个方面的问题,针对这些问题提出了以媒体融合为外部助推力予以化解的五点相关建议,以供有关方面

根源:《教导传媒研究》杂志

【内容摘要】和着主流话语层的大力倡议,“课堂革命”已经由学术视线进入更广阔的公众视线,成为整个教导界乃至整个社会都关注的一个公共议题。本文从流传学的视角指出了传统的课堂学问流传具备的五个方面的问题,针关于这些问题提出了以媒体交融为外部助推力予以化解的五点相关提议,以供有关方面参考。

【要害词】媒体交融;课堂革命

2017年9月8日,教导部部长陈宝生在《群众日报》发表题为《努力办好群众称心的教导》的署名文章,文章提出要“深入根底教导人才培植模式革新,掀起‘课堂革命’,努力培植学员的翻新肉体跟理论能力。”文章作者国家最高教导行政治理部门“掌门人”的身份跟《群众日报》国家最高媒体平台的地位都使得文章中提到的“课堂革命”开始从以往部分学者的学术视线进入更广阔的公众视线,成为整个教导界乃至整个社会都关注的一个公共议题。文章发表之后,有许多人撰写了没有少文章关于“课堂革命”进行了讨论,笔者在2020年7月11日键入“课堂革命”在“百度搜查”出息行了要害词搜查,一共找到相关后果约10000000个,这个搜查后果还是颇能解释一些问题的。然而,这些讨论更多的还局限在教导界,笔者同样在2020年7月11日键入“课堂革命”在“中国知网”出息行了相关搜查,一共找到了70篇文章,这些文章基础上都是从没有同的教导角度关于“课堂革命”进行的讨论。本文拟另辟蹊径,从“学问流传”的视角讨论传统的课堂在进行学问流传历程中具备的问题,并讨论如何以媒体交融为外部助力推进“课堂革命”。

一、传统课堂具备的问题

课堂可以是最古老的学问流传平台。仅就中国而论,没有论是 “庠”“序”,还是其后的“辟雍”“成均”,抑或是再以后的“太学”“国子学”“国子寺”“国子监”等官学系列,还是由孔子创始的“私塾”跟其后以“书院”等为称号的民间学校,哪一种传授机构都离没有开“课堂”,在长达多少千年的光阴里,没有论外部环境如何变更,课堂基础岿然没有动。在这个平台上演出了一幕幕感人的故事,传承了前辈们留下的各种文明成果。可能说,在传承文明、流传学问方面课堂破下了汗马勋绩。然而,就像天然界任何事物都有生老病逝世一样,在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今天,传统的课堂传授也裸显露许多问题,这些问题,从学问流传学的视角加以考量,主要包括以下多少个方面:

(一)“流传者本位”景象关于比严酷。“流传者本位”跟流传特别是学问流传的历史一样古老。在洗练的岁月中由于曾经被与“天”“地”“君”“亲”一起敬佩而造成的“养尊”跟长期处于上风地位的“处优”,使得课堂流传的主体也就是老师们造成了关于比严酷的“路子依赖”,这种“路子依赖”在农耕文明跟工业文明时代都未几大的问题,然而,在信息文明的当下却裸显露没有少问题。这些问题可能划分从流传的“提供侧”及“须要侧”等角度加以观察。从流传的“提供侧”来看,长期的“娇生惯养”可以会使得流传主体迷失自我。清代有一个名叫孙嘉淦的名臣,此人之所以知名是因为他曾经给事先的皇帝乾隆上过一道奏折,这就是《三习一弊疏》。在这篇知名的奏折中孙嘉淦直截了外埠指出“耳习于所闻,则喜谀而恶直”“目习于所见,则喜柔而恶刚刚”“心习于所是,则喜从而恶违”。这篇奏折虽然是写给皇帝看的,但对某些先生可以也没有无启迪甚至警醒,从某种意义上说,先生实践上就是课堂流传历程中的“皇帝”。面关于相关于弱势的流传关于象也就是学员的时分,他们可以也或多或少地具备着“耳习于所闻,则喜谀而恶直”“目习于所见,则喜柔而恶刚刚”“心习于所是,则喜从而恶违”这样的“三习”问题,长此以往,往往沉溺在本人营造的虚构幻象中,对学问流传革命造成习气性的障碍;从流传的“须要侧”角度加以考量,在相当长的一段光阴里,学问流传的流传关于象可以是所有流传关于象中最为弱势的一个集体,没有论是内在心思还是外在环境都关于这个集体造成必然的自我束缚或外部限度,使得他们只能是“夫子步亦步,夫子趋亦趋”。虽然古语有云“大禹闻过则喜”,但毕竟没有是每一个学问流传主体都是大禹,虽然“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但这话毕竟是一个叫亚里士多德的老外说的,到了中国这“一亩三分地”这话的可信性不免会打折扣!所以,最稳当的方式就是当“课堂上的‘土豆’”,学问流传的主体流传什么我就接收什么。然而,这种情况在当下却涌现了极大变更,和着社会的先进,底本一向被视为“默然的大多数”的学问流传关于象的“主体认识”跟“自我认识”被渐次唤醒,而且越来越强烈。而基于数字化的信息技巧的突飞猛进、提高神速则使得本来的学问流传关于象获取学问跟信息的渠道被无限放大,课堂也因之由本来的学问或信息流传与获取的首选渠道变成了多选渠道甚至是备选渠道,在这种情况下,仍然猛攻“流传者本位”的传统课堂传授可以就会由本来的学问流传的“主力”变成学问流传的“阻力”,久而久之,有可以影响到国家跟民族的未来。

(二)“同伴称性流传”带来“宿命般的问题”。这里所说的“同伴称性流传”中的“同伴称”至少包括以下三个含意:一是“传者”与“受者”之间数量上的“同伴称”,二是“传者”与“受者”之间学问贮备上的“同伴称”;三是“传者”与“受者”之间信息上的“同伴称”。“‘传者’与‘受者’之间数量上的‘同伴称’”这一点很好理解,除了极个别“课堂”采纳“一关于一”传授外,其余绝大多数课堂都是“一关于多”传授的,这种“同伴称”的原因当然有其历史的惯性,也有其经济学上的合理性。经济学上有一个概念,叫做“规模效应”,所谓“规模效应”指的是“因规模增大带来的经济效益进步” “一关于多”才气够产失效益。只管束育没有是做生意,但也是要寻求一关于多投入产出比的。然而,“一关于多”所寻求的“规模效应”也可以因为“规模过大可以产生信息传送速度慢且形成信息失真、治理官僚化等弊端,反而产生‘规模没有经济’”;所谓“‘传者’与‘受者’之间学问贮备上的‘同伴称’”这一点理解起来也没有难,学问流传的主体所贮备的学问应该大于而没有是等于更没有是小于学问流传的关于象这是古往今来的一个“铁律”。人们常说的“要想给学员一碗水,先生就要先有一桶水”说的就是这个意思。问题是学问流传主体所贮备的学问其衡量尺度既应该包括“量”的指标,也应该甚至更应该包括“质”的指标。因为学问自身也有“保鲜期”,如果一份教案多少年甚至十多少年乃至多少十年都没有换,那么,其所进行的学问流传能否会像某位哲人所批评的那样是“三分无用,七分有害”呢?与上述两种同伴称相比,第三种同伴称也就是“‘传者’与‘受者’之间信息上的‘同伴称’”更值得关注。这里所说的“信息上的‘同伴称’”至少有两种语义指向,其一是指“传者”与“受者”之间的信息同伴称,其二是指“受者”每一个人之间所把握的信息也具备着同伴称,包括但没有限于这些同伴称使得“传者”与“受者”虽然同处于一个阳光明丽的教室之中却往往会唱一出京剧“三岔口”,可以影响到学问流传的精准跟效率。

(三)“中间地带流传”带来的问题。课堂流传面关于的是一个学员集体,关于这个集体可能做各种各样的分类。从其学问贮备的几以及对新学问接收快慢的角度可能将其分红三类,第一类的学问贮备相关于较多,对新学问的接收相关于较快,人们普通把这类学员称为“好学员”;与第一类造成鲜明比照的是第三类学员,这类学员学问贮备相关于较少,对新学问的接收相关于较慢;处在第一类跟第三类之间的是第二类学员,这类学员论起学问贮备来比第一类少但比第三类多,论起对新学问的接收比第一类慢但比第三类快。这三类学员的客观具备就把一道选择题摆在了学问流传主体也就是老师眼前:“弱水三千”你取“哪一瓢”?从实际上说,这三类学员都可能作为学问流传主体所进行的流传的主要目标受众,选择第一类学员作为本人流传的主要目标受众看起来非常“高大上”,可能彰显学问流传主体的层次甚至也可能激活学问流传主体更加“高大上”的潜力,然而,在课堂接收学问流传的集体中,处于“金字塔”顶真个断定是少数,学问流传主体倘若只针关于这样的少数进行学问流传,断定会遭到大多数人的没有满也极有可以会受到学问流传主体上级的规制;同样的情理,选择第三类学员作为本人的主要目标受众,虽然可能登上“同情弱者”的道德制高点,但也因为这一类学员在课堂流传关于象中所占的比例同样相关于较小,只针关于他们进行学问流传也很有可以会遭到其余人的强烈反弹;剩下来的就是第二类了,由于在课堂接收学问流传的集体普通呈中间大两头小的“纺锤形”,所以,传统的课堂流传普通都是针关于第二类学员也就是处于“中间地带”的学员进行的流传。这样的学问流传,长处是可能知足大多数受众的须要,属于经济学上所说的“次优选择”,但也没有是没出缺点,它的最大问题是不很好地照顾到“纺锤”两头受众的诉求,所以,传统的课堂流传往往是第一类学员听起来没有过瘾,第三类学员听起来常常干焦急,只管已经照顾到了大多数,但仍然没有能做到让所有的人称心。

(四)“流传的单向度”带来的问题。德裔美籍哲学家赫伯特·马尔库塞曾经在一部题为《单向度的人:发达工业社会认识状态研究》的书中提出过一个概念“单向度的人”,他直截了外埠指出:“由于科学技巧的发达,科学技巧全面掌握了这个社会里的人,使其失去了底本应该存在的关于社会的批驳性跟否定性,导致这个社会的主体——人,成为单向度的人。”所谓“单向度的人”望文生义,实践上指的是失去了自我,特别是存在批驳性肉体自我的人。由于以下多少方面的原因使得流传者与接收者都等闲迷失自我:这些原因一是传统文化的惯习,二是社会舆论造成的文化氛围,三是相关轨制设计的“加权”跟“赋能”。所谓“传统文化的惯习”指的是由于种种原因所造成的关于“师道威严”的绝关于化,良多人都知晓中国现代有所谓“三纲五常”的说法,其中“三纲”指的是“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切实,在这“三纲”之外还应该加上一“纲”,那就是“师为生纲”,在中国传统文化语境中,关于先生的没有敬往往是跟关于父母的没有孝平等的,“欺师”甚至还排在“灭祖”之前,所以,“我爱我师我更爱真理”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普通是未几大市场的,这就可能阐明为什么许多中国古人明明本人很有才华,很有思想,也恰好要把本人的思想包裹在本人先生的思想中。这种“传统文化的惯习”使得悉识流传关于象只能像孔子的弟子那样觉得本人的先生“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没有敢关于先生所讲授的提出任何质疑,更谈没有上批驳;所谓“社会舆论造成的文化氛围”指的是由于包括但没有限于上述传统文化惯习等的综配合用,长此以往,社会就造成了一种“趋同化”的文化氛围,没有论是小学,还是中学,抑或是大学,没有论是学问习得还是能力养成,往往都爱好“求同”,没有爱好“存异”,更没有爱好“存疑”;所谓“相关轨制设计的‘加权’跟‘赋能’”指的是没有论是中国现代的私塾、书院,还是古代的学校,相关轨制设计都是着眼于对学问流传主体地位的强化这个目的的,这些轨制设计 没有只使得悉识流传主体的权威没有容置疑,而且也往往将学问流传关于象可以有的批驳性跟偏颇质疑肉体消磨殆尽,这样的课堂学问流传培植出来的往往都是流水线产品,以“听话”为标志。出名科学家钱学森生前曾经有过一个感慨:“为什么多少十年间咱们不能够培植出大师”,这个感慨切实也是一个疑问,相关答案的寻觅或可从立解课堂流传之毛病入手。

(五)“流传成效没有能立即评价” 带来的问题。任何正常人所进行的流传运动都是有目的的。为了关于其流传运动的目的能否达成以及达成的功效如何进行检测,有必要进行流传成效评价。从实际上说,流传成效评价的行径主体可能有三个,一个是流传主体,一个是流传关于象,还有一个是第三方个人或机构。这三种评价主体各有利害:第一种评价也就是由流传行径主体所进行的评价,好处是可能协助流传主体“反躬自省”,缺点是“本人的刀难削本人的把”,虽然古人早就说过人需要有“自知之明”,但真的能够做到有“自知之明”的人古往今来却真的寥寥无多少。要没有然,古希腊神庙上就没有会刻上“意识您本人”的那句规语了;第二种评价也就是由流传关于象所进行的评价,其好处是可能搔到痒处,因为俗话说得好“鞋子难熬没有难熬只有脚知晓”,要调查学问流传主体的流传成效如何,最直接的方式也是最濒临现实真相的方式可以就是由流传关于象直接进行评价了,然而,这种评价在传统的课堂流传语境中又有很大的障碍:这种障碍一方面来自传统的课堂流传相关“游戏规则”等轨制设计的束缚,一方面来自于传统的课堂流传语境所造成的文化氛围,所谓“传统的课堂流传相关‘游戏规则’等轨制设计的束缚”指的是在传统的课堂传授历程中学问流传主体流传什么,怎么流传,学问流传关于象应该接收什么,怎么接收都是有一整套规则的,没有论是学问流传主体还是学问流传关于象都没有能随意改动这些规则。比喻说,学问流传主体没有可以一个一个地与学问流传关于象进行现场立即互动,因为每堂课的光阴有限,需要流传的学问是早就规定好的,如果学问流传主体与学问流传关于象一个一个地进行现场立即互动,领会其接收流传的成效如何,势必与每堂课的学问流传的“规定请求”相摩擦;所谓“传统的课堂流传语境所造成的文化氛围”是指传统的课堂流传长期以来造成的“流传者为主,接收者为辅”的文化惯习。如果每一个学问流传关于象都站起来与学问流传主体进行互动交流,断定会被视为关于传统的课堂学问流传文化的一种搪突;第三种评价也就是延请第三方所进行的评价,好处是评价者关于比超脱,从实际上说没有等闲被流传主体或流传关于象的主观好恶所左右,但其缺点也同样没有容冷视,因为这种评价,评价主体往往都是收费的,不免没有会受到出资方主观请求所左右,进而可以会关于评价样本、评价数据做某些“调剂”,从而有可以影响到评价的精确性。综上所述,包括但没有限于这三种评价虽然各有其利害,但都有一个奇特征,那就是都没有能关于学问流传主体的流传成效做立即性评价,这也是传统课堂学问流传的一个结构性毛病或缺陷。

二、以“媒体交融”为外驱能源,努力推动“课堂革命”进入行稳致远的“快车道”

由于主流话语层的强力呐喊,“课堂革命”已经从少数专家学者的研究视线进入社会公众视线,甚至成了一种公共议程设置,应该说,已经开了一个好头。然而,如果想要推动“课堂革命”进入行稳致远的“快车道”就有必要引进外驱能源,“媒体交融”就是这样的“外驱能源”。具体来说,可能从以下多少方面动手:

(一)以“媒体交融”为“外驱能源”,努力推动课堂学问流传主体的流传理念从以往的“传者本位”向“受者本位”改变。“媒体交融”发端于干部流传范围。对于“干部流传”人们常常有一个误区,觉得“干部流传”就是由干部进行的流传。切实没有然,在相当长的一段光阴里,所谓“干部流传”实践上乃是少数人受某种媒体机构的交付,借助必然的介质面向干部所进行的流传运动。没有论是纸质的报纸、图书、杂志,还是电波介质的广播、电视都是如此,概莫能外。之所以如此,除了因为事先的主流话语层有一个研判,觉得干部流传所依托的资源是有限的,这些有限的资源必须把握在主流话语层手中之外,还有一个很首要的原因,那就是事先的技巧条件的限度,使得干部流传没有可以真正成为由干部进行的流传,两种因素叠加使得普通普罗干部想要进入流传范围成为流传主体难上加难。《共产党宣言》有这样一段话:“由于一切生产工具的快捷改进,由于交通的极端方便,把一切民族甚至最蛮横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来了。”这段话说的是事先的资产阶层借助新兴的技巧对一切壁垒所进行的整合甚至碾压,借用这段话来形容互联网的魔力也亦无没有可。基于数字化的互联网技巧特别是媒体交融技巧对以往良多人已经习认为常的干部传媒进行了毫没有留情的整合甚至碾压,以往普罗干部进入流传范围的“门槛”被快捷削平,“人人都有麦克风,个个都是广播台”已经成为事实。这种新兴的技巧迫使干部流传的相关主体没有得没有放下身段,从以自我为核心,向以受众为核心改变,这种改变是苦楚的,但又是必须的,因而也是必定的!没有进行这种改变,只能是因为“离亲叛众”而导致“孤家寡人”!课堂学问流传虽然没有是干部流传,但它也是一种流传。在包括干部流传在内的流传界已经并且正在而且还将继续由以往的“传者本位”向“受者本位”改变的当下,课堂学问流传的相关主体也应该改换观点,和上流传界行进的步调。而这些学问流传主体的主管机构也应通过各种办法奉告相关学问流传主体,由以往的“传者本位”向“受者本位”改变乃是包括但没有限于媒体交融等原因在内的外部大势所趋,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之昌者,逆之者亡!从而内外联合驱动,踊跃推进课堂学问流传从“传者本位”向“受者本位”改变,为“课堂革命”供给外驱能源。

(二)以“媒体交融”为“外部助力”,努力推动课堂学问流传主体与流传关于象之间从以往的“信息同伴称”向“信息关于称”改变。2001年,阿克洛夫、斯彭斯、斯蒂格利茨等三位美国经济学家获得该年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他们获奖是因为其关于信息同伴称市场及信息经济学的研究存在独创性。由此可见,“信息同伴称”在经济范围的显赫地位。切实,没有只是经济范围,任何范围可以都具备着相关行径主体之间的信息同伴称问题,学问流传当然也没有例外。学问流传主体对这种信息同伴称切实也是心知肚明的。为了化解这种信息同伴称,他们想了许多方式,总的来说,就是通过各种办法与学问流传关于象进行沟通与交流,这些沟通与交流主要包括以下多少种办法:一是学问流传主体与学问流传关于象个体之间进行面关于面的沟通与交流,二是学问流传主体与学问流传关于象的集体进行的沟通与交流,三是学问流传主体与学问流传关于象的密切关联者之间进行的沟通与交流。这三种沟通与交流在相当长的一段光阴里都发挥过很首要的作用,然而也具备着许多结构性的问题。首先,咱们看学问流传主体与学问流传关于象个体之间进行的交流,这种交流由于是面关于面进行的,加上以往的传统文化中对先生找学员说话所造成的一种先天性的隐喻,即普通只有在学问流传关于象有问题的时分学问流传的主体也就是先生才会找学问流传的关于象也就是学员来个别说话,所以,致使学问流传关于象在这种情况下往往有很大的心思包袱也许心思障碍,没有可以完全畅开心扉,更谈没有上真正化解双方的信息同伴称;其次,咱们来看一下学问流传主体与学问流传关于象集体之间进行的交流,这种交流普通多采取主题班会的办法进行。主题班会这种氛围,由于有其余同学的具备,使得个体学问流传关于象往往更想向学问流传主体展示本人的才气与才华,而羞于提及本人在学问流传接收历程中具备的问题与困惑;而后,咱们再来看看第三种,也就是学问流传主体与学问流传关于象密切关联者也就是学员家长之间进行的沟通与交流。这种沟通与交流往往也受制于光阴跟场合,也难以很好地化解信息同伴称,所谓“受制于光阴”,就是这种通常以家长会办法进行的与学问流传关于象密切关联者进行的沟通与交流,往往每次普通只有一两个小时的光阴,参会的多少十位家长没有可以每个人都能做到长篇大论,所谓“受制于场合”指的是在家长会这种场合,参会家长可以更乐意向学问流传主体倾吐本人关于其的尊敬之情,也许是借助这一时机向其余与会者展示本人孩子的一些长处,而没有太乐意提及学问流传关于象的困惑与问题,更首要的是,这种与学问流传关于象密切关联者的沟通与交流,因为这些密切关联者虽然与学问流传关于象有密切关联,但他们毕竟没有是学问流传关于象自身,所以即使他们提出了一些问题与困惑,也往往没有必然能精确地搔到痒处。应该说,在传统媒体(这里所说的“传统媒体”没有只包括传统的干部传媒,也包括可能视为流传介质的真实的物理空间,如课堂、老师办公室、学员家庭等等)语境中,学问流传主体没有可以有效化解“传者”与“受者”之间信息的同伴称。美国《连线》杂志前主编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曾经提出了一个出名的“长尾实际”,“长尾”实践上是统计学中幂律(Power Laws)跟帕累托散播(Pareto distributions)特性的一个口语化表白。依据这个长尾实际,切实咱们也可能觉得,就是学问流传主体跟学问流传关于象的光阴也是“长尾”的,在传统媒体语境中这种“长尾”的光阴是不方式加以很好使用的,而在媒体交融的语境中,学问流传主体与学问流传关于象却可能借助无远弗届的互联网跟其近乎无量大的存储空间把这些“长尾”的光阴使用起来,再加上互联网匿名的办法进行挪动化、碎片化的信息沟通与交流,学问流传主体的上级主管部门完全可能设置各种各样的微信群,让学问流传关于象通过匿名的办法来转达本人的困惑,以便化解“传者”与“受者”之间的信息同伴称。

(三)以“媒体交融”为助推力,努力推动课堂学问流传由选取最至条约数式的“中间地带的流传”向“因材施教”式的流传改变。“因材施教”是孔子教导思想的首要组成部分,孔子是这一首要教导思想的提出者,更是这一首要教导思想的践行者。《论语》第十二章记载了孔子师生之间的一段关于话,孔子的弟子子路、冉有问了先生同样一个问题:“闻斯行诸”,孔子的回答却并没有相同,当子路提问时,孔子的回答是“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而当冉有提问时,孔子的回答却是“闻斯行之”,坐在一旁的公西华感到很奇怪,于是就问孔子,同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会有两种答案呢?孔子意味深长地回答“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这段话非常笼统地道出了孔子是如何通过“因材施教”的办法发展学问流传运动的。孔子以后,“因材施教”逐渐成为中国本乡教导界发展学问流传运动时的一种空想。然而,空想与事实之间还没有能划等号。在传统课堂语境中,学问流传难以真正做到“因材施教”。之所以如此,除了学问流传主体本身的原因(毕竟并没有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成为孔子)之外,还有传统的课堂学问流传的结构性原因,传统的课堂学问流传乃是一种面向整体的“整体性流传”运动,而“因材施教”则是某种意义上的“碎片化流传”,让普通的学问流传主体“化‘整’为‘零’”,变沿袭了很久的“整体性流传”为“碎片化流传”,这些学问流传主体可以既短缺勇气也短缺能源,更短缺相应的智慧;另一方面,即使这些学问流传主体既有勇气又有智慧,更拥有能源,但在传统媒体的语境中,这种“化‘整’为‘零’”的想法惟恐也难以变成事实,因为在传统媒体语境中,光阴存在“没有可逆性”,空间存在“没有可分性”。所谓光阴的“没有可逆性”指的是传统媒体都是“一维性流动流传”的媒体,没有论是借助哪一种传统媒体进行学问流传,光阴都没有可回首重来,所谓空间的“没有可分性”指的是在传统媒体的语境中学问流传主体发展学问流传的空间没有能够“一分为多”,供同一个学问流传主体同一光阴在没有同的物理时空同时进行学问流传。这些问题在传统媒体语境中是近乎无解的,但在媒体交融的语境中却可能得到解决。相关学问流传主体完全可能先通过“私信”办法一关于一地领会跟控制学问流传关于象的真实须要,进而借助社交媒体跟挪动媒体,将本人的已经讲授过的学问流传内容上传到特定的“群”,供学问贮备相关于没有足的学问流传关于象重复进修,又可能把本人即将流传的内容放到“群”里,让那些学问贮备相关于充沛的学问流传关于象提早预习,甚至还可能给那些渴望获取更多学问贮备内容的优秀学员“开小灶”。

(四)以“媒体交融”为助推力,努力推动课堂学问流传由以往的“流传的单向度”向“多向度流传”改变。除了历史的跟社会的原因之外,“技巧赋能”也是形成以往的课堂学问流传“流传的单向度”的首要原因之所在。“流传的单向度”的直接后果之一就是形成了“单向度的人”,也就是失去了自我的人。在传统媒体语境中个体是特别等闲迷失自我的,这与传统媒体的自我强化跟人们关于它的路子依赖是分没有开的。传统媒体没有论是图书、报纸、杂志,还是广播、电视,都故意无意地将流传主体权威化甚至神圣化,以至于在一般老嫡民哪里“书上是这么写的”“报纸杂志上是这么登的”“广播电视里面是这样播的”往往成了他们与他人争辩时的首要论据。据媒体披露,前些年良多地方的老嫡民往往是把央视《新闻联播》当成“红头文件”来应用的。传统媒体的这种自我强化没有只在相当长的光阴里强化了传统媒体本身的地位,也给学问流传带来了隐喻跟暗示,使得悉识流传关于象像干部流传的受众一样变成了“课堂里的土豆”,在传统媒体时代,对流传主体的强化有助于在短光阴内达成流传的基础目标,如果仅仅知足于此倒也不什么,问题是因为基于数字化的新技巧的一日千里,咱们已经进入了媒体交融的时代,这一时代的特征之一就是技巧上的“去核心化”跟普罗干部心思上的“祛魅化”。在以这两“化”为标志的时代,“单向度的人”断定已经没有合时宜。有关方面应该与时俱进,借助“媒体交融”这个富强的外力努力推动课堂学问流传由以往的“流传的单向度”向“多向度流传”改变。具体来说可能从“赋胆”与“赋能”两方面动手。所谓“赋胆”是指借助媒体交融所造成的“多核心化”甚至“泛核心化”,让学问流传关于象增添批驳性思惟的胆量跟勇气,将古人所说的“弟子没有必没有如师”落到实处;所谓“赋能”就是借助媒体交融带来的无限链接,让学问流传关于象可能有更多的学问获取的渠道,将本来的学问流传主体由绝后空前的“一元”变成多元中的“一元”。上个世纪一位名叫玛格丽特·米德的人类学家曾经提出过一个“后喻文化”(post-figurative culture)的概念,其意是指年轻一代将学问文化传送给他们在世前辈的历程。媒体交融加快了“后喻文化”的进程,相关主体完全可能借助“后喻文化”这个氛围,让学问流传主体明白在媒体交融的语境中“师没有必贤于弟子”的情理。

(五)以“媒体交融”为助推力,努力推动课堂学问流传由以往的“流传成效没有能立即评价”向“流传成效的可随时评价”改变。学问流传是一种“流传—反馈—流传”的周而复始的历程,要获得最大化跟最优化的流传成效,及时反馈是无比首要而且必要的。无线电通讯实际奉告咱们,无线电信号在传输介质中流传时,将会有一部分能量转化成热能也许被传输介质接受,从而形成信号强度一直减弱,这种景象称为衰减。“衰减”绝没有只仅具备于无线电通讯范围,信息流传历程中也同样具备着信息衰减的情况。无线电信号的衰减与空间有关,信息流传的衰减则既与空间有关,更与光阴有关。光阴过得越久,信息的精确性往往可以就越差,没有论是对学问流传主体还是学问流传关于象来说,都有可以因为时过境迁而形成没有应有的“信息衰减”。所以,发展学问流传成效评价,光阴没有能也没有应拖得太久,在传统媒体语境中是难以解决“立即性”这个问题的。这就有必要借助媒体交融带来的红利。各级各类传授机构完全可能借助无处没有在、无时没有有的新媒体,特别是立即反馈的社交类媒体跟随身携带的挪动媒体建各种各样的“群”,邀请学问流传关于象以“匿名”的办法入群,准许他们以“阅后即焚”的“Snapchat”办法随时发表对相关学问流传主体学问流传成效的评价,这样做既可能随时关于学问流传主体的流传成效进举动态评估,从而有效降低因光阴深远而导致信息衰减影响评价精确性的危险,又可能避免将流传成效评价的评价主体也就是学问流传关于象直接裸露在学问流传主体眼前,一举而两得,何乐而没有为呢?

三、小结

本文划分从“流传者本位”“同伴称性流传”“面向中间地带的流传”“单向度的流传”“没有能立即评价”等五个方面指出了既往的课堂学问流传具备的问题,提出了以媒体交融为外部助力化解上述问题的五点提议,指出包括但没有限于课堂学问流传在内的所有学问流传在媒体交融的语境中都应该以变应变,这样才气够更好地生存与开展。


注释:

[①]详细请参见《百度百科》“规模效应”词条,https://baike.baidu.com/item/%E8%A7%84%E6%A8%A1%E6%95%88%E5%BA%94/2863379?fr=aladdin。

详细请参见《百度百科》“规模效应”词条,https://baike.baidu.com/item/%E8%A7%84%E6%A8%A1%E6%95%88%E5%BA%94/2863379?fr=aladdin。

京剧《三岔口》一名《焦赞发配》,取材于《杨家将演义》第二十七至二十八回,为传统京剧短打武生剧目。该剧讲述了任堂惠在暗中保护三关上将焦赞至三岔口夜宿时,与店主刘利华因曲解而惹起肉搏的故事。全剧的核心是一场摸黑肉搏,本文借用这出戏剧比如“传者”与“受者”之间因为信息同伴称而导致学问流传运动一如摸黑肉搏普通。

详细请参见《百度百科》“单向度的人”词条,https://baike.baidu.com/item/%E5%8D%95%E5%90%91%E5%BA%A6%E7%9A%84%E4%BA%BA。

《三位美国教养获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光明日报》2001年10月11日。

详细请参见《百度百科》“长尾实际”词条,https://baike.baidu.com/item/%E9%95%BF%E5%B0%BE%E7%90%86%E8%AE%BA/1002。

详细请参见《百度百科》“后喻文化”词条,https://baike.baidu.com/item/%E5%90%8E%E5%96%BB%E6%96%87%E5%8C%96。

详细请参见《百度百科》“衰减”词条,https://baike.baidu.com/item/%E8%A1%B0%E5%87%8F。

Snapchat(色拉布)是由美国斯坦福大学两位学员开发的一款“阅后即焚”照片分享利用。使用该利用程序,用户可能拍照、录制视频、增加文字跟图画,并将他们发送到本人在该利用上的挚友列表。这些照片及视频被称为“快照”("Snaps"),而该软件的用户自称为“快照族。详细请参见《百度百科》“Snapchat”词条,https://baike.baidu.com/item/Snapchat。

 

(作者系央视市场研究股份有限公司高档研究员)

 

(责编:燕帅、赵光霞)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